Cai心H

陈映真《铃铛花》
我们于是在不远的两颗茄冬树下并躺了下来。从树下这样完全的仰视,看得见明亮的、浅蓝色的天空,透过并不缜密的,又随着溪床上的风不住地摇曳的、茄冬的叶影,在我们的眼前开了又合,合了又开,久而竟觉得整个天地穹苍都在轻微地、温柔地摇动着、旋转着,仿佛幼小时候睡过摇篮的记忆,都在这辽阔的天籁中苏醒过来。

希望好运降临

空调坏掉第二天!热成狗!

热夏清风
月亮星星

又奔回来面试~我好累

河源~广州。
回程有雨。